BernieSanders与众多志愿工程师们,要打场最草根的


2020-06-06


BernieSanders与众多志愿工程师们,要打场最草根的

去年春末,Jon Hughes 受民主党候选人伯尼·桑德斯的言行啓发,开始建一个网站。Hughes 当时 29 岁,已为人父,住在俄勒冈州南部,和 Sanders 的竞选活动没有任何关係,最近一位让他感兴趣的总统是 2012 年的 Ron Paul。但他会写程式,建了一个网站,能完成很简单却重要的工作:你在这个网站上点击自己的位置,网站就能告诉你该在何时到何地去为民主党初选和预选投票。这个网站在去年 6 月啓动。

现在 Jon Hughes 的这个网站,voteforbernie.org,已经获得了超过 200 万独立 PV。用 Google 搜寻「投票给桑德斯」,这个网站排在首位,而且只是搜寻「如何参与初选」,这个网站也排在首位。在美国各地想要参与初选的人现在都被导向这个网站,页面上用又大又花哨的字体写着,「你能投票给 Bernie 吗?」

桑德斯背后的工程师们开发了很多这样的网站和 app,像 Jon Hughes 一样,他们往往和竞选活动并无从属关係。目前桑德斯已在初选中获得超乎预期的成功,这成功背后有一个超过 1000 人的科技志愿者圈子,他们以大概每星期推一个新 app 的速度不停提供类似的创新。

如果说病毒式传播的影片、数据分析、Twitter、集会页面是过去总统选举的突破领域,2016 则是 app 之年。没有人比 Sanders 更得益于此,这位反建制、此前是无党派人士的民主党候选人,现在拥有一支能写程式又免费的大军助阵。他的写程式志愿者中很多人都不到 30 岁,在参与政治方面是新手,关注他是因为一个粉丝驱动的 Reddit 页面,这个留言板在 2016 年比其他任何人的都大。「SandersForPresident」这一个 Reddit 页面拥有超过 18 万 8 千个订阅者,比那些为汽车、啤酒、甚至色情内容建立的页面更受欢迎。

「这对我们来说是极好的资源」, 桑德斯竞选活动的数位总监 Kenneth Pennington 说,他是和科技志愿者保持联繫的几位官方代表之一,「这说明了整个竞选活动的理念。志愿者在这里聚集」。

与桑德斯有关的 app 种类繁多,难以详述,有一些能从苹果 App Store 或 Google Play 上免费下载,另一些只是志愿者内部使用的工具。有一个名为「Ground Control」的 app,能组织志愿者电话银行主机,能帮竞选工作人员管理草根群体活动。另一个 app, Bernie BNB,有近 1000 名使用者,都是支持桑德斯的志愿者,不是在找过夜的地方,就是愿意分享自己房子里的空床位。还有 200 万访客已经点击过 feelthebern.org,这个网站有很多注解,汇总了桑德斯在气候变化、移民等等方面的政治立场,志愿者能把每一个页面都变成可下载的拉票传单。

「我听说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花了 100 万到 200 万美金,雇人全职建一些烂网站」,30 岁的科技志愿者 Daniela Perdomo 说,她住在布鲁克林,离希拉蕊的竞选总部不 远 ,她在家里带头开发 feelthebern.org,耗时超过 5 个星期,都是在晚上通宵。

希拉蕊与桑德斯的对比十分鲜明。她的营运在某种程度上是由前 Google 高阶主管 Stephanie Hannon 领导,一支在欧巴马竞选活动中、在民主党宣传架构中磨练了线上宣传技巧的数位大军也在帮助她。但希拉蕊的科技创新者们行动受到阶层管理结构阻碍,几位民主党和共和党技术专家在接受採访时说,阶层管理结构被视为是对创新的压制,或者说至少要通过几层签署同意才能上线。

「希拉蕊团队採用了自上而下的方式,认为雇用履历最漂亮的人就行」,一位民主党知情人士说,「作为商业模式,这样行得通,但当成功的标準变成获得投票的时候,这种方式就明显不如自然成长而来的人力模式」。

希拉蕊的团队,对向竞争对手洩露自己的创新很焦 虑 ,不太愿意公开炫耀自己竞选活动中的新科技工具。「募集更多的草根捐助,组织更多志愿者,触及更多能被说服的选民,优化我们所做的一切,我们的竞选活动专注于开发这样的工具,无论是不是能上头条」,希拉蕊竞选活动的发言人 Jesse Ferguson 在一份邮件里这样写。

希拉蕊的竞选活动在这一轮总统选举中炒作了一款 app,能帮助区负责人在爱荷华州複 杂 的初选中即时导航,避免 Martin O’Malley 的支持者站到 Sanders 这一边,但这算不上关键的一手。Sanders 和 O’Malley 的工作人员说这两位候选人也有专属自己候选人的版本,而且这一概念已经在 2004 年的选举中以表格的形式存在过了。

「希拉蕊 1996 年式的选举活动似乎在数位技术这一块陷入泥泞了」,Vincent Harris 说,他此前负责 Rand Paul 竞选活动的数位化工作。

桑德斯的竞选活动却不停向前。每天都有新的志愿者到 Slack 上来描述自己的最新想法。在前几个礼拜,有人提起了一个新计画「4bernieorg」,旨在「连接 Bernie 与他急须争取的少数族群」。桑德斯的竞选活动也在鼓励志愿者帮忙,工作人员在论坛上寻求帮助、参与讨论已是常规动作,竞选活动甚至罕见地在 GitHub 上公开了自己的一部分程式码。

「我认为越快把工具交到大家手里,效果就越好」,西雅图的 Jon Culver 说,这是这位 29 岁的 Web 开发者第一次志原参与总统竞选活动,他开发了一个 app,能在民主党辩论期间自动转发 @BernieSanders 帐号言论的 app,还开发了一个简单的网站,能让更多电话银行使用者签约参加募资,还开发了另一个 app,帮人理解採用预选而非初选的 5 个州。「Yeah」,他补充说,「我们比希拉蕊的团队更能创新」。

有时候这些自发的志愿者工作会成为桑德斯官方竞选活动的一部分。在稍早,桑德斯官方竞选活动啓动了基于 Hughes 网站的新工具,帮助支持者们查询诸如初选或预选日期之类的重要细节资讯,也能查询他们是否已经为投票而注册过。去年夏天,由志愿者 Rapi Castillo 开发的事件地图被桑德斯官方网站採用,这张地图标注了桑德斯在全国的各场竞选活动,Rapi Castillo 是一位居住在皇后区的菲律宾移民,目前还不是美国公民,今年 11 月不能投票。

在竞选活动之外,志愿者们还开发了一些能让桑德斯形象实现病毒式传播的 app,比如「Bernie

这种交流也是双向的,桑德斯的志愿者常常听到竞选活动需要帮助,竞选活动也能同时充分使用志愿者的免费劳动力。举个例子,桑德斯的一个主要技术顾问登入了志愿者的 Slack 频道,寻找一些「不介意屈尊做点小事」的人,比如处理与潜在支持者有关的数据,接下来志愿者就能拨打后续跟进电话了。

「你们能拯救 Bernie 的竞选!只要能保证我们的投票者联繫程式运转」,竞选活动顾问 Zack Exley 这幺写着。

有时候,志愿者表现得如此出色,甚至开始为桑德斯的竞选活动全职工作。比如 23 岁的 Zach Schneider,去年 5 月从南伊利诺斯大学毕业,现在的职位是技术总监,他的成就包含一个刷信用卡的 app,在桑德斯的公开集会上,T 恤销售最初很混乱,有了这款 app 之后,只要列好清单就行了。再比如纽约的 Saikat Chakrabarti,这位 30 岁的哈佛毕业生放下了自己的科技创业公司,来为竞选活动写程式码。

因为一波创纪录的小额捐赠,其中包括从 Reddit 粉丝那里募集到的 150 万美元,桑德斯的竞选活动资金充足,正準备从工程师志愿者中多正式招募一些人。如果这些志愿者加入竞选活动,他们或许能第一次实现真人会面,桑德斯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遍布全国,只通过 Slack、Hustle 和邮件协作。很多开发了竞选活动关键工具的人说他们从未见过面。

桑德斯竞选活动中的这种分布式特徵可能在科技圈已不新奇,但在政治中还是新事物——这与 2012 年欧巴马在数位竞选策略截然相反,那时候民主党不用应对公开初选,能把所有资源投入到最终的选举中。在这些努力中有一项被大肆炒作,就是在旧金山开设竞选办公室,让在硅谷工作的人能在有空闲时能帮忙。在这一轮总统竞选中,Rand Paul 也尝试了这一招,用他那种拯救网路的自由论精神:这位肯塔基参议院去年就在旧金山与德州的 Austin 开了办公室。但桑德斯阵营并没做这些事。「我从没想过这些」,Pennington 说。

但分布式运作也给自己带来了挑战。从法律角度来看,财务专家认为这种形式没有什幺障碍:只要桑德斯的志愿者不是由某个外界实体付费劳动,他们为自己支持的竞选者做的这些都完全没问题。但要确保每个志愿者所提供的主意都为大选有利,本身就是难题。很多为桑德斯开发的工具功能重叠了,也并不是每一个都能走出测试阶段。一位民主党技术专家指出某款志愿者开发的 app 并没有区隔哪些门该敲,哪些门不该敲。「这主意糟糕」,这位专家说,「你不该向所有人拉票」。

「听起来他们得到了不少好东西,但也可能走偏」,奥克兰的技术专家 Catherine Bracy 解释说,她在 2012 年曾运作欧巴马在湾区的竞选办公室。「我不想说这是浪费,一些工具自有其价值。但这些工具能帮伯尼·桑德斯提高效率、有效争取选票吗?我认为还是个问题。」

Bracy 质疑的 app 包括「Bernie BNB」和旨在帮助志愿者完成工作、把支持者带到投票地点的工具。两个听起来都很方便,但她警告说任何事故或负面事件可能被放大到桑德斯身上,即便这些 app 声称自己与官方竞选组织并无附属关係。

「必须有人负责」,Bracy 说,「这是硅谷的狂野心态,他们製造了这些工具,但并没有想清楚会对人有什幺影响。」

Bernie BNB 的用户会自动收到一条法律免责声明,称这些用户自己已经放弃对桑德斯竞选活动及相关组织的「任何所有权」。Bernie BNB 的开发者之一 Justin Schulz 说,没有人审查潜在 Host 和 Guest 的真实身份,「我们不能保证谁在用这个平台」,这位 32 岁的纽约人说,「即便如此,我们也只收到了关于 Host 和志愿者的正面意见」。

桑德斯的志愿者和他们开发出来的工具会不会影响这次选举,尚待观察,这些网站和 app 究竟是更有力的竞选工具,或只是激情的标誌,目前也尚无定论。

现在已经很难去追蹤志愿者在做的每一件事。一些最新的计画试图处理这种 杂 乱的状态,比如一个把谈论桑德斯的 80 多个 Slack 频道都集中到一起的 app。 有人也开发了一个最能展现真相的网页,页面地址是 bernkit.com,功能很简单:专门蒐集和展示所有为桑德斯写的 app。

欢迎加入「Inside」Line 官方帐号,关注最新创业、科技、网路、工作讯息
BernieSanders与众多志愿工程师们,要打场最草根的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文章

 牛王不放手  太阳无光

牛王不放手 太阳无光

 牛王不是单宁品牌的权力!穿上 A Bathing Ape 下

牛王不是单宁品牌的权力!穿上 A Bathing Ape 下

 牛王再临,LAMBORGHINIAventadorLP700

牛王再临,LAMBORGHINIAventadorLP700